• 小说网站哪个好 连理枝云岫谢清渊小说全文

    时间:2021-11-23 10:36:05    作者:煎饼果儿    来源:若初

    小说简介:主角是云岫谢清渊小说的小说,书名是《连理枝》,又名《云岫谢清渊小说全文》by作者煎饼果儿,小说精彩内容有:当下热门小说《连理枝》正在火热连载,该小说的男女主是云岫谢清渊,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。连理枝该小说段落...

    小说网站哪个好 连理枝云岫谢清渊小说全文

    刚才那样?你们确定?

    还是不了吧,小命要紧,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若是被当成妖怪丢出去了,那可就难办了。

    云岫开始佯装失神的啃啃手指,更是眼神闪躲,声细如蚊,说了句:“哥,哥哥好。”见那模样分外漂亮的男孩闻言后,总算是淡淡笑了,她如释重负,却又见裴娘和老大夫也正殷切的望着自己,便赶紧补充道:“裴娘好,大夫您也好。”

    老大夫这才放下心来,向云绰拱手道:“小公爷请宽心,小姐如今已然无虞了。”

    云绰微微颔首,随即起身相送大夫,两人一前一后,踱步走出了房门。

    望着云绰削瘦笔直的身影,云岫却逐渐陷入了若有所思。

    这个莫名其妙出现、并声称是她哥哥的少年,年纪明明还小,言行举止却分外稳重,不过看起来还算可靠,不像是坏人。

    原本以为这件屋子的陈设看着简简单单,甚至屋外便是四面环山,再加上云绰这般能干沉稳,大概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而后通过按照电视剧里的套路假装暂歇性失忆,从而据裴娘的话得知,她占着的这个名叫云岫的壳子,竟然有个十分土豪的家族。

    世人称之为——临州云氏。

    云岫与云绰的父亲,也就是当朝的成国公,历经三朝,战功显赫,为南齐打下无数城池,在当今有着不可撼动的权势与地位。据说出门在外,只要报出这个姓氏,足以令众人当场俯首跪拜,去哪儿皆是酒水全免,享受着本朝除皇帝之外最高级的待遇。

    简而言之,就是个妥妥的暴发户。

    她的母亲方氏在生产后不幸撒手人寰,云将军老来得子,因此对云岫这个女儿非常珍重,贵为将门嫡女,可谓就是传说中那种“看她真可怜啊,一出生就退休了!”的幸运儿,身边的一切条件都赢在了起跑线上,但可惜命运弄人,这云岫本人却不大争气。

    虽是云家大房所出,但因生母素来体弱多病,又拼死生下这么个孩子,导致她自打娘胎里出来便有些智商及言语上的障碍,说明白了就是半个痴儿,性子也自闭孤僻,这些年来一直无药可医,谁知道宋云岫的魂魄一来,她身上这多年的怪病倒是不知不觉自愈了。

    而由于国公老爷常年驻守边关不在京中,朝中无数眼睛对着国公府的一举一动虎视眈眈,云老深知高处不胜寒的道理,为防节外生枝,便在云岫一出生就送往了人烟稀少的芜山上由暗卫保护起来,待得其战事安稳凯旋,稳居帝京后,方能带云岫等人回府。因此天底下世人皆知有云岫这个云家大小姐的存在,却不知本人身在何方。

    这番看来确实颇有雪藏之意,不过可以理解,毕竟自己珍爱多年的结发夫人只留下个这么个令人操心的存在,为防止暴毙或被人陷害,必须得特殊对待一点。

    云岫如今寄人篱下,所在的正是俞夫人家中,原本当家的是名普通猎户,昔日对云岫等人十分照顾,可前几年却因捕猎时发生意外去世了,以至于现在寡居的俞夫人一人独大,据说这俞夫人是个过继来的,并不甚了解云家的尊贵。再加上山高路远,十几年过去了也久久不闻帝京的消息,早就将云岫与云绰当成了落魄孤儿看待,却还算客气。

    云绰每日都要去临近的私塾读书,归来时经常已是傍晚,整日在俞夫人面前晃来晃去的便唯有云岫,久而久之便相看两生厌,再加上原本的云岫和这俞氏半年前突生了另外的枝节,从此俞氏才单独对她的态度格外刻薄,不仅处处刁难,就连她身边的一对丫头也一并看不顺眼,总是没事找事。

    好在这个被唤作裴娘的是个好相与的,据说精通医术,曾经还是云府的老人,在云岫出生后自请来到芜山贴身侍奉。不过,说的好听些是兢兢业业,温柔和蔼,说的难听便是胆小懦弱,敏感多愁,从来就对那泼辣的俞氏伏低做小,导致俞氏越发目中无人。

    “那,云绰呢?”

    不知为何,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小小少年那清冷的眸光。

    提及云绰,裴娘忽地神色一变,微微低了头:“这便不算特别清楚了,只听说大概是外室所生……前几年才带进府里。”想到了什么,眸中似有微不可察的泪花闪烁,“只是跟小姐一样,身体大不好,甚至比小姐更重,这些年全凭良药吊着一口气。”

    又莞尔道:“好在老爷仁厚,素来一视同仁,看他自小温和聪敏,这才叫奴婢一同带来芜山陪伴小姐。关于出身那些,大抵都是些流言蜚语,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    这番解释含糊不清,可看裴娘这个样子大概是也不想多说什么了。粗略一听,不想个中还有此等错综复杂的关系,当真有小说中豪门风云那味儿了。

    云岫正促膝聆听着细细打理思路,却见有人忽然破门而入,伴随着高低起伏的“咯咯哒”“咯咯哒”之声,她不禁放眼看去,这一看,却险些眼前一黑。

    首先是漫天纷飞的羽毛。

    可凡间哪来的羽毛,这是仙境吗?

    她痴了。

    随后,一身雪白衣袍的稚嫩少年遥遥负手而立,若不是另一边手中抓着一只不停扑腾的鸡,气质大约也能算得上是孑然遗世的高人。

    飘扬的鸡毛落下来,无情地盖住了发,眼,鼻。高人终于憋不住,打了个喷嚏,吹飞了几根七零八落的鸡毛。

    这画面太美,不忍直视。

    关键字:

    连理枝小说
    锤子文学网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