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朝成青丝暮成雪主角沐谷萱寅靈刘柔全文精彩内容在线试读

    时间:2021-11-23 12:43:56    作者:山谷俗人    来源:zsy

    小说简介:(爽文)朝成青丝暮成雪沐谷萱寅靈刘柔已完结目录,沐谷萱寅靈刘柔全文免费阅读,沐谷萱寅靈刘柔小说由小编为大家带来,给大家带来,是作者山谷俗人原创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,主要讲述了男女主人公沐谷萱寅靈刘柔的情感故事,喜欢...

    朝成青丝暮成雪主角沐谷萱寅靈刘柔全文精彩内容在线试读

    第10章

    顾南封见刘玥欲言又止的样子,便把管家打发走了。

    凉亭里,只剩下他们两人,面对面的坐着。

    顾南封忽然揶揄道:

    “刘玥,其实你长的不倾城更不倾国,所以没有必要故意乔装打扮,把自己打扮得这样老气横秋又粗俗。”

    这人的嘴真毒,刘玥不跟他一般见识。

    她从夜里出逃到现在晌午,又一路精神高度紧绷,现在被顾南封抓了正着,里外是逃不了了,精神松懈下来,便觉得又累又饿。

    “走,回城!带你吃大餐去。”

    刘玥顺从的跟在他身后。

    他的马车就停在古道外,刘玥稍踌躇了一下,还是转身问他:

    “我坐里面可好?”

    “当然。”

    顾南封掀开了帘子,让刘玥进去,而他自己则在外面的马匹上坐定,扬鞭驾马,脊背笔直,白袍在身,显得俊朗而又英姿飒爽,单是这样的背影就足够有魅力,何况他还富可敌国。

    难怪天城的女孩一个个都为他所折倒。

    这样的样貌,身份与性格,即便在现代,也一定是颠倒众生,迷惑大片女性的男神。

    马车颠簸,透过帘子,感觉外边逐渐人声鼎沸,路人纷纷给他退出一条路来,也有些人恭恭敬敬的喊他一声:

    “封少。”

    不一会,马车便停下,顾南封胯下马背,掀开帘子让刘玥下来。

    “到了,下来吧。

    ”他伸手想牵她。

    “让马夫把马车牵到后院,我再下来。

    ”刘玥知道,外边必然有不少人在看封少亲自驾车带来的女子是谁。

    她现在虽是有过乔装,但还是小心为妙。

    顾南封已经掀开帘子,探着身子进来,与她面对面站着说道:

    “刘玥,别给你七分颜色你倒开起染坊来。

    放心,你没那么重要,没人看你。”

    刘玥还是不下。

    顾南封急了

    “你下还是不下?”

    见刘玥无动于衷,他竟双手一伸,直接把刘玥从马车内抱了出来。

    “你……”

    刘玥愤怒的声音在出了马车之后,看到周边围观的人,戛然而止,而是埋头进他的怀里,尽量避免让别人看到。

    见她主动钻进他怀里,顾南封颇为得意

    “早知这样,何必当初?”他含笑在她耳边轻言,那样子落在旁人的眼里,便是耳鬓厮磨,甜蜜有加了。

    刘玥只求快快避开人群,咬牙切齿的说道:

    “算你狠。”

    而抱着她的人似乎极为高兴。

    到了里面,顾南封才放开她。

    刘玥身体一获得自由之后,立即跳离他三步远,戒备的看着他。

    顾南封倒也不介意,落座之后,看着几步远的刘玥,闲闲的说:

    “怕什么?当我是洪水猛兽?”

    “坐吧,想吃什么,我让厨子做。”

    刘玥这才坐到他的正对面,能离远点是远点。

    顾南封依然是轻笑,并不愠怒。

    这是一间酒楼,装饰的豪华奢侈,他们所处的芙锦轩在三层临街,一大扇窗户能直接望见大半个天城。

    站得高,便望得远,天城一分为二,一面是城墙北边,也就是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,住着普通老百姓,路面宽敞,建筑有序,层层叠叠的院落都井然有序的四面排开。

    一面是城墙东边与南边,是达官贵族的院落与皇宫。

    那南边巍峨的一角,似要冲破云霄而上,气势恢宏,不愧是皇家院落。

    隔得那么远,可刘玥便是一眼就望见,想着那个人就住在那里面,运筹帷幄掌管天下,情绪便有些低落。

    顾南封点的菜已经陆续上来,满满一桌子,差不多算得上是满汉全席了。

    他敲了敲桌沿说道:

    “回神了。

    守着你面前天城第一号大男神,你兀自发呆这么久,合适吗?你可知道,天城多少女孩排队等着我跟她们吃饭?”

    瞧他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,刘玥好笑,凉凉的回了一句:

    “你知道天城的牛都怎么死的吗?吹死的!”

    顾南封被呛了一下,发了誓:

    “刘玥,你迟早有一天载我手里。”

    “我等着。”

    刘玥一边回答,一边已经开始大朵快颐的吃了起来,她确实饿,又遇到这样丰盛的美食,哪里还有精力去理顾南封,她上次吃丰盛的大餐,已是上辈子的事。

    “你上辈子一定是饿死鬼投胎,哪有姑娘吃东西像你这样狼吞虎咽的。”

    “上辈子若真是饿死鬼倒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  总好过在悬崖下粉身碎骨,尸首都找不到要好。

    顾南封心情极好,不知不觉便比平时吃的多了许多。

    末了,才跟刘玥说:

    “我稍后约了友人在酒楼谈事,你先自己逛逛,晚点我接你一起回府。”

    “嗯。”

    “别想着逃跑了,给自己省点力气,知道吗?”

    “知道。”

    他说什么,刘玥便应和什么。

    她现在是认清一个事实,确实怎么逃,也逃不了顾南封的手掌心。

    吃饱喝足后,顾南封走了,而她独自一人凭栏遥望着远处的红墙宫苑,想起曾经在六池宫中所受的罪,纵然是在现代多活了一世,心境也开阔清明许多,但还是觉得难过。

    “阿兮,除了这天下,我就只有你。”

    “阿兮,我身在帝王家,没有选择。

    我娶她,只是权宜之计,你要信我。”

    “把她关进六池宫内,用不得出入。”

    其实,现在想来,那时,寅肃已说的清楚,除了这天下,我就只有你。

    天下在前,她在后。

    那时,她尚且不理解他的苦衷,与他吵,与他闹,最终落得打入冷宫的境地。

    可现在,她太了解他身在帝王家的无奈,心中便多了许多的敬畏。

    有多理解,便有多想离的远远的。

    顾南封不知要去多久,刘玥在窗前思绪起伏终于平静。

    楼下街面有商贩来往,不远处,有位衣衫褴褛的白发老太太正匍匐在地上乞讨。

    双手因常年的风吹日晒,布满了干裂的粗纹,指甲长而脏,一直跪着匍匐在地上。

    太平盛世之下,街上极少有这样的乞丐,尤其是这样繁华地段,往来的行人,倒有几位心善的给她扔个几文,她则磕头道谢。

    此时天气已不如上午时明朗,阴阴沉沉的,看似要下雨,刘玥则从桌前拿了几块桂花糕,凤梨酥等,用油纸包着往楼下走。

    她把两包糕点放在老太太面前,想了想,又从袖子里掏出几两银子塞到老太太手上。

    “谢谢你,姑娘。”

    老太太终于不再趴在地上,而是坐直了身体看着刘玥道谢。

    刘玥笑笑没有说什么,反而很随性的也往地上一坐,靠在墙边看着人来人往。

    见老太太把那些糕点都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舍不得吃,不由有些心酸。

    她拆开其中一包桂花糕,拿出一块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递给老太太,一部分自己吃。

    “吃吧,吃完回头我再给你拿。”

    老太太迟迟不敢接她手中那一半。

    她一生都在街上乞讨为生,能给她扔铜钱的已是极好的人,哪曾有人与她并肩坐着,跟她说话,还不嫌弃分一半东西给她吃?

    “姑娘,您一看便是人中之凤,是个富贵之人。”

    她接过刘玥那块桂花糕,也不知是奉承还是会算命。

    但刘玥并不为意,说道:

    “吃吧,吃完收摊回家,这天看着要下雨了。”

    老太太却没有任何所动,慢条斯理的吃了桂花糕,看着刘玥,又看看天,忽然说道:

    “要变天喽。

    姑娘,望您好人有好报。”

    老太太说这话时,声音铿锵有力,不像是刚才弱不禁风的乞讨老太太。

    此时再看她双目炯炯有神,虽然皮肤不好,衣着破烂,但那双眼却像是历经千帆之后的岁月沉淀。

    总觉得她的话里有话。

    要变天了?并不是指天气要变,像是说这天下要变。

    她心中一惊,想再问一句时,老太太已经没有人影。

    “刘玥。”

    有人拍她肩膀,一回头,便看到顾南封。

    “看什么呢?”

    “没什么。”

    顾南封其实早已经看到了刚才那一幕,见刘玥毫不嫌弃的坐在那衣衫褴褛的乞丐面前聊天,那副样子便瞬间击中他心中的某跟神经。

    他想他完了,还没想清楚哪里完了,嘴巴却不受控制说道:

    “刘玥,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。”

    刘玥看他:

    “这话,对我没用。

    你留着说给别的姑娘听。”

    “是真的。

    ”顾南封摸摸自己心脏的位置,确实跳的快。

    刘玥则回:

    “心跳加快,是男人看女人的正常反应。”

    “问题是,我从未把你当女子看。

    ”顾南封还是不忘毒舌。

    “那是我的幸运。”

    回家时,顾南封稍显沉默,一会看看刘玥,一会摸摸自己心脏的位置,最后在下了马车的刹那,轻笑了出来。

    他的笑容在别人看来,朗星悦目,灿比光华,但在刘玥看来,与别的男子并无异处,想起她在现代,街头,电视,网络帅哥比比皆是,甚至连周成明的长相也十分出色,刘玥亦是毫不在意。

    周成明那时就常说她,没有审美,感官冷淡的动物。

    刘玥并不相信顾南封这位花花大少会真的看上她,所以无论顾南封说什么,她皆是一副淡定无所谓的样子。

    顾南封拽着她的手按在他心口的位置,故作玄虚的问:

    “你感觉到它跳动了吗?”

    刘玥抽回手凉凉的道:

    “心要不跳动的是死人。”

    “哈,刘玥,你说话太毒了,我喜欢。

    不过你别不承认,我有过的女人不少,心跳与心动,我区分的开,不信,你跟我去一个地方让你瞧瞧。”

    “去哪里?”

    “绯翠园。”

    这一听便是红楼,刘玥自然是不肯去。

    但架不住顾南封,最后只要妥协去,但去的前提是必须穿着男装。

    “好。

    ”顾南封爽快的答应,顺便叫管家给她找了一套新的男装穿上。

    男装裁剪简单利索,一身青色服装在身上,配着腰间一块如意玉,倒是一位清秀的翩翩公子。

    顾南封不由感慨:

    “你都要把我的风头抢走了。”

    刘玥淡笑不语,与他并肩去绯翠园。

    夜色之下,远远的还未到绯翠园,便看到一长溜的红灯笼高高挂着,整条街上,人来人往,大多是穿着华丽的公子哥。

    见到顾南封都恭恭敬敬的打招呼:

    “封少好。”

    “封少,好久不曾见您来过了。”

    这边小小的动静,已引起敏锐的老妈妈的注意。

    她从门口婀娜着身体走了过来。

    “哎呦,封少,您可是有一阵子没来了,可想死我们了。

    ”她说的同时,身体已靠了过来,身上的粉脂味太呛鼻。

    顾南封依然笑得“花枝招展”,但是却不着痕迹的避开了那位老妈妈的碰触。

    “封少,您今天来的凑巧,正是我们绯翠园舞王的比赛。”

    “哦?那好,给我们安排一下。”

    “行行行,您里边请。”

    老妈妈也是见机行事之人,见他旁边站着一个眉目清秀,但面生的年青人,也不多问一句,只是毕恭毕敬的,极尽恭维。

    “今天的舞王之争,是您熟悉的念白姑娘与新来的碟夜相争,已好多客官压赌注谁会赢。”

    老妈妈眉开眼笑,高兴的合不拢嘴。

    顾南封也露出感兴趣的表情,对刘玥说:

    “看来今天来对了。”

    老妈妈给他们安排在阁楼最正中间的独立包间里,视野宽阔,能看到整个绯翠园的一隅一角。

    这里的姑娘果然名不虚传,灿紫嫣红,百花齐放。

    刘玥一路来,倒是听说了,念白姑娘可是顾南封的忠实爱慕者,同时也是绯翠园的蝉联花魁。

   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,这念白姑娘竟然是那夜,在顾南封房内被她坏了好事的姑娘。

     

    朝成青丝暮成雪小说
    锤子文学网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