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锤子文学网

    言情文66666669第13章全文在线阅读

    时间:2022-07-04 20:21:36    作者:真和尚    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经典美文《66666669》由知名作者真和尚最新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锦兮君墨琰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却又顺畅自然。下面是简介:了锦兮咽下喉间涩意,装作不知:这是何物?大太监正要回答,身后倏地传来一道...

    言情文66666669第13章全文在线阅读

    “锦姑娘,这是皇上赐您的。”

    锦兮狠狠一怔,这药……她认得!

    此毒名为‘朱砂泪’,半月发作一次,若不及时服用解药,必会七窍流血暴毙而亡。

    跟在君墨琰身边十二年,锦兮已经记不得他给多少暗卫服过此毒。

    她以为自己永远不会被他赐毒,却不想,竟在大婚这日来了……

    锦兮咽下喉间涩意,装作不知:“这是何物?”

    大太监正要回答,身后倏地传来一道清凛低沉的声音。

    “朕赏你的,是何物重要吗?”

    锦兮闻声,忙单膝跪地:“主子。”

    她不敢看他,只能瞧见他玄色的靴面一尘不染。

    但君墨琰却将她拉了起来:“跪脏了喜服,不吉利。”

    闻言,锦兮微愣。

    他以前从不信这些,今日如此,是在意他们的大婚吗?

    锦兮抿唇望向君墨琰,心底涌上淡淡的甜。

    “主子赏的,属下甘之如饴。”

    锦兮刚要伸手去拿那药,君墨琰却先一步将药递到她唇边:“哪怕是穿肠毒药?”

    “哪怕是穿肠毒药。”

    锦兮一字一句语气认真,紧接着,仰头接过药悉数饮尽。

    只要是他亲手给她的,不管是什么,她都会心甘情愿的接受。

    看着锦兮没犹豫的动作,君墨琰眼底划过一抹复杂不明。

    药效很快发作,锦兮疼得双膝一软。

    就要瘫倒时,却被拥入一个温热的怀抱。

    是君墨琰。

   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嗓音冰冷:“半月来朕这儿拿一次解药。”

    锦兮压下喉间腥味:“是。”

    君墨琰瞥了眼她额间被冷汗晕花的花钿,松开手将她交给宫女。

    “给她的花钿重新上妆,不要误了大婚时辰。”

    说完,他转身离去。

    看着君墨琰的背影,锦兮不自觉攥紧喜服。

    上面,似乎还残留着他身上的龙涎香。

    这是十二年来,君墨琰第一次抱她……可却是为赐她毒药。

    无数日夜相伴,终究是抵不过帝王多疑吗?

    可她永远都不会背叛他!

    半柱香后,锦兮乘坐轿撵前往祭台。

    走上九十九层台阶,她隔着红纱望着身侧之人,满怀欣喜。

    无人知晓,她深爱他足足十二载!

    时辰到,典礼开始。

    锦兮攥了攥手,平息着心底的慌。

    只听喜官展开圣旨高声喊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——”

    “兹有大理寺卿嫡女沈芙瑶,毓秀名门,温婉贤德,故命以册宝,立为皇后,钦此!”

    锦兮刹那间浑身冰冷。

    沈芙瑶?这不是她的名字!

    第二章

    喜官的喊声还在继续,可锦兮却一个字都听不见了。

  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  她心中恐慌,倏尔抓住了身边君墨琰的衣袖:“主子……”

    君墨琰很冷地瞥了她一眼,反手攥住她的手腕按下。

    “锦兮,不要忘了你的身份。”

    一句话,像是雪化成的水淋在了头上,让锦兮瞬间清醒。

    他的命令她只能服从,何来质疑?

    后面的拜堂、行礼、入洞房,锦兮统统都不记得了。

    她坐在空无一人的凤仪宫中,心里的苦涩仿若能淹没人的潭水。

    这场大婚,她期待了整整半月。

    可终了,自己连名字都没能拥有。

    大理寺卿嫡女沈芙瑶?

    锦兮思索了很久,都没能想起关于此人的片点。

    她想着等君墨琰来时再询问。

    但等到喜烛都在无声无息中燃尽,凤仪宫的大门也没被推开过。

    新婚之夜,新郎不见了。

    锦兮掀开盖头,踏出宫门想去寻君墨琰。

    可身上繁重的宫服像是有千斤重,她不习惯,转身又换了自己的夜行衣才出去。

    一路找到议事殿,里面亮着烛火,而君墨琰的贴身暗卫项南守在门前。

    锦兮便知,君墨琰定在殿内。

    看到她,项南一愣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“我找主子。”

    锦兮说着,就要推门而入,却被项南拦住。

    而他眼底无端有种悲悯的情绪。

    她看得清楚,心底莫名一颤。

    正要开口,却听殿中传来一道女子娇笑:“阿山,你怎能如此取笑我?”

    锦兮四肢瞬僵,转眸看向项南:“何人在殿内?”

    项南神色有些复杂,欲言又止,最后只说:“回去吧,主子现在不会见你。”

    不会见!

    殿内,君墨琰和女子的说笑声连绵不断,锦兮听得喉间一涩,仿佛白日喝下的毒又涌了上来。

    她慢慢攥紧垂在身侧的手:“我知晓了……”

    正要转身离开之际,宫殿大门却被拉开。

    只见君墨琰揽着女子的肩走出,眉眼间是锦兮从不曾见过的温柔笑意。

    然而下一瞬,他瞧见锦兮,脸色瞬间冷如冰霜。

    “谁准你来的?”

    他语气不耐,锦兮本能跪下。

    刚要认错,却在抬眸看清君墨琰身侧女子时,霎时僵住。

    那女子的面容……和自己几乎一摸一样!

    不,应该说,和大婚铜镜中的自己更像!

    刹那间,有什么东西连点成线。

    心底的那个猜想荒唐至极,可锦兮却不得不信。

    十里红妆、中宫为后,原来……都不是许她的!

    迎着君墨琰眉间的冷厉,锦兮指节攥得泛白。

    “主子……她是何人?”

    君墨琰却未答,揽着女子径直越过锦兮便走。

    一瞬,心仿佛浸泡在雪地之中,冻成了冰。

    相伴十二载,他从未这样对过自己。

    这女子于他就这般重要?

    锦兮紧紧地盯着面前的雪地,背脊僵直。

    冰冷的雪水沾湿衣衫,钻进膝盖骨里一阵刺痛。

    项南不忍,伸手将她扶起,压低声音告知:“那位是沈芙瑶,主子真正要娶的人。”

    沈芙瑶……

    这是今日她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。

    锦兮借力狼狈站起身,回头望着那两人相携远去的背影,心里却涌起股执拗。

    第一次,她不顾身份冲着君墨琰高声质问。

    “主子,所以我只是个替身,对吗?”

    关键字:

    66666669小说
    锤子文学网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