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杨桃溪夏择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10章by侵木

    时间:2021-06-18 07:49:14    作者:侵木    来源:mp

    小说简介:八零学霸蜜恋攻略小说[连载] 杨桃溪夏择城无删减阅读,是一部无删减的言情小说,主角分别是杨桃溪夏择城,由作者“侵木”倾情推出,大中午,天阴沉沉的如同黑夜,隐约间,闷雷阵阵。 景白市,东城科技园区,科技大厦33楼。 “...

    杨桃溪夏择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10章by侵木

    第1章 楔子

    楔子

    2019年11月11日。

    大中午,天阴沉沉的如同黑夜,隐约间,闷雷阵阵。

    景白市,东城科技园区,科技大厦33楼。

    “杨桃溪,我们死了,你也跑不了!”

    其中一间百平大小的屋子里,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妇人站在窗前,一手拉开外套,露出腰间一圈的管子,另一手攥着一根拉线,目光阴冷的看着对面的人,声音狠厉的喊道。

    狰狞的表情破坏了她精致的妆容,看起来有些疯狂。

    她对面,摆着一张比床还大的办公桌,桌上堆着凌乱的图纸和书,此时已经溅满了血迹。

    旁边地上倒着两个一动不动的人,身下的血流了一地。

    桌后,还站着一个穿着棉绸长裙的女人。

    女人头发已经全白,用一只铅笔盘在脑后,侧面的脸看起来却只有三十五六岁。

    她身上的长裙已经染血,左手还按在了小腹上,指缝间明显还在流血,她却神情平静,仿如没有知觉,唯有撑在书桌上的右手手指,正微微的划动着。

    “是吗……”听到女人的这番话,杨桃溪没有半点儿惊慌,反而淡淡的笑了起来,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个深深的酒窝。

    “当然是!杨桃溪,你别忘了,王氏集团所有的事,你都有份!不,你才是那个最罪有应得的人!”

    对面的中年妇人尖叫,情绪激动。

    “所有的计划,都是你制定的,每一个方案,都是你亲自实践的,你,才是王氏集团最大的毒瘤!没有你,我们根本赚不到那些钱!”

    “你住在这儿30年,虎爷命令我们所有人把你当祖宗一样拱着,给你吃最好的、用最好的、穿最好的,出入配最好的车,最厉害的保镖,你以为这些钱都是哪来的?”

    “这些钱,都是执行你的方案和计划赚来的!你也用了,你,才是应该被他们抓住枪毙的人!你以为,你帮着他们搞死我们,你就能戴罪立功?你那是做梦!你看着吧,等到他们腾出手,你,也离死不远了!”

    “我也没想过我能独活。”杨桃溪垂眸,脸上的笑意却没有变。

    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!”中年女人的叫骂突然卡住,她皱眉,盯紧了杨桃溪,不知想到什么,她开始不安的打量四周。

    “青溪,我说,我会陪着你,一起死。”杨桃溪抬眸,平静的语气没有一丝波澜。

    “你……”杨青溪僵住,慌乱的往前挪了两步,惊恐的问,“你做了什么?”

    杨桃溪笑而不语,就这么看着她,右手手指在书桌上翻飞着,快得只剩下残影。

    “你想做什么!你给我停下!”

    杨青溪突然发狂的冲向了杨桃溪,但,她还是晚了一步,她刚扑到桌前,只见,天花板、四周、地板无声无息的滑过一层光幕,半间屋子瞬间成了玻璃房。

    “这是什么?这是什么!”杨青溪惊骇的看着这些,顾不上杨桃溪,冲过了书桌,伸手去拍打那玻璃,却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。

    “你刚刚说的,漏了一样。”

    杨桃溪头也没回,右手径自划动着,淡淡的说道。

    “虎爷把我供在这儿,除了衣食住行用得都是最好的,他还给我打造了一个最好最先进的牢笼,他死的时候,就启动了这牢笼的自毁装置,可他没想到,我已经摸透了他这牢笼的系统,我不走,等的,就是你们现在的下场。”

    “杨桃溪,快停下!”杨青溪撞不开那光幕,折身冲到了杨桃溪身边,双手掐住了杨桃溪的脖子,拼命的摇着,“我命令你,快停下!停下!”

    “为什么要停下?我们不是好姐妹吗?你绑着这些来找我,不就是想与我一起死吗?现在可以如愿了,多好。”

    杨桃溪没反抗,轻笑着问,说话间,她的左手悄然的伸向了杨青溪腰间的拉线,手中寒光一闪,拉线被割断。

    “你这种死法太难看,换我的,保管你死得美美的。”

    “我不想死!我活得好好的,为什么要死!”杨青溪怕得泪流满面,双手不断的用力,根本没有察觉这个小动作。

    “晚了。”杨桃溪也停下了手指划动,笑道,“自毁系统已经启动,这儿,很快就会被抽成真空,我劝你,还是省省力气,找个地方坐下来,也好让自己死得好看些。”

    “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。”杨青溪一把推开了杨桃溪,扫落了书桌上的东西,胡乱的拍打敲击着。

    桌面,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屏幕,上面字符滚动,她却完全看不懂。

    这时,外面的那道门被炸开,一个全副武装的男人从缺口翻滚了进来,冲到了玻璃墙外,对着里面的两人大声喊。

    只是,那声音却没有传出来。

    杨桃溪转头,眼中浮现一抹欢喜,笑容绽放:“夏,你来了。”

    男人摘下了头盔,露出一张抹满了油彩的脸,冲着她大声的喊着什么。

    身后,他的战友们迅速进来,一队人将手中的枪对准了杨青溪,另一队开始寻找破拆的办法。

    杨桃溪知道他们进不来,也听不见,她冲那男人笑了笑,撑着坐在了地上,背靠着书桌,,拉过旁边的一个小方板,用指尖的血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:

    夏,对不起,我答应过第一次见面要请你吃饭的,可现在,我只怕是要食言了。

    杨青溪有句话是对的,我是王氏集团养的最大的毒瘤,今天,我也该为我所犯的错误买单了。

    这些年,我做过的事、出过的题、写过的资料、修复过的古玩下落,还有我研发的那些,全都整理好了,备份在一个地方,那个地方,你也知道的。

    夏,谢谢你,永别了……

    “砰”的一声,后面的杨青溪倒了下去,双手捂在自己的喉咙,如同缺水的鱼一般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

    杨桃溪写下最后一个字,努力的将小方板转了方向,抬眸望着外面还在努力的男人笑。

    “杨桃溪,坚持住!你给我坚持住!”外面,男人发狂的撞击着玻璃,吼得声嘶力竭。

    杨桃溪努力的笑着,撑着眼皮想再看看外面的男人,可是,却徒劳无功,眼睑重如千斤,黑暗袭来,她眼角的泪、手中的小方板同时落地。

     

    第2章 回到十六岁

    夏,如果有下辈子,我希望,能早点儿遇到你……

    难过的情绪如潮水般涌来,杨桃溪控制不住的落泪。

    “桃溪,桃溪,你怎么了?怎么哭了?”

    耳边,随即响起了关心的声音,胳膊被人推了几下。

    杨桃溪猛的睁开了眼睛,抬手扣住了那只手,迅速的坐了起来。

    “啊!”那人惊呼,连连呼痛,“桃溪,是我啊,你做恶梦了吗?好痛!你弄痛我了。”

    眼前黑幕散去,杨桃溪看清了面前的人,不由愣住:“你……是雪昔……”

    “桃溪,你没事吧?”程雪昔皱着眉,担忧的看着她,一边想要挣开被钳制的手,“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,不会跑800米累得魇住了吧?”

    800米?

    杨桃溪愣神,心里已经察觉出了不对劲。

    面前的人是她后妈的侄女,也是她初中、高中的同学兼上铺程雪昔,更是害她坠入痛苦深渊的推手之一。

    只是,夏曾经告诉过她,程雪昔20年前就死了,可此时,程雪昔的手腕是温热的,容貌看着也就十五六岁。

    还有眼前的房间,六张高低床分列两边,除了她的,其余床铺上都叠着方方正正的豆腐块被子。

    进门对面挨着床的角落摆着上中下三层的柜子,柜门上标着序号,另一边刚好挤进一个木架子,木架分六层,一层摆两个脸盆,每个盆里都挂着折叠齐整的毛巾,垂直成线。

    窗台上方则垂挂着一盆茂盛的垂兰,苍翠晶莹。

    下方靠窗摆的木桌上放着一溜的洗漱杯,杯子的手柄和牙膏牙刷的朝向都是统一的,桌下清一色的热水瓶也是如此。

    这……这是当年她读高中时的211宿舍!

    “桃溪,你先放开我好吗?我手好痛。”程雪昔皱着眉看着杨桃溪,不知道为什么,她觉得今天的桃溪让她整个人毛毛的,怪得很。

    “什么时候了?”杨桃溪收回目光,压下翻腾的情绪,慢吞吞的松开了手。

    “快6点了。”程雪昔揉着微红的手腕,压下心里的不高兴,回答道,“老师已经知道你的事了,让你好好休息,今天的晚自习可以不用去。”

    “嗯。”杨桃溪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慢吞吞的掀开了被子穿鞋。

    “喏。”程雪昔看了她一眼,有些僵硬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很小的信封,递到了她面前,“这个是许在北让我转交给你的。”

    杨桃溪看着面前递来的信封,再次怔住。

    “快拿着,慢慢看。”程雪昔一把抓过了杨桃溪的手,将信塞了过来,“他说了,要等你的回复呢,你赶紧的,我去教室了。”

    说罢,起身走到柜子前,打开自己的柜子取了几本书就走了。

    杨桃溪低头看着手中的信封,尘封的往事一下子翻了上来。

    她打小身体不太好,初中高中五年,从没跑完过八百米,学校平时没有对体能没有硬性要求,唯有毕业前那次有要求必须完成的,为了顺利毕业,她才死撑着跑完了全程,一结束就直接晕在了终点。

    醒来的时候,就是程雪昔守在她身边的,见她没事,便转交了这么一封信给她。

    信,是她心仪的同班男同学许在北写的。

    这一学期里,许是因为毕业分别在即,谁都不想留有遗憾,校园里掀起了一阵表白风,许在北的这封信就是在这种氛围中经程雪昔的手,到达了她的手里。

    带着一丝恍惚,杨桃溪撕开了信封。

    里面是熟悉的心型精致信纸,打开,果然是那一句话:晚上9点,半山操场,不见不散。

    端端正正的字迹,如同许在北本人那般干净。

    摩挲着上面的字,杨桃溪的手不可控制的发颤。

    许在北对她而言,早已是情窦初开时的回忆,她不敢相信的是眼前的一切。

    因为,这一天,是她16岁生日,她收到人生中的第一封、也是唯一一封的情书。

    可也就是这一晚,她遭遇了人生最尴尬的糗事,从此,这成为她的污点,让她受尽白眼,她才会贪恋那点儿虚伪的温情,被人骗到那个33楼圈养利用了30年,最终,还落了个与人同归于尽的下场。

    杨桃溪不敢相信的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,痛意袭来,她倒吸了一口冷气,心里涌上一股狂喜,她顾不得别的,把信往边上一扔,一把掀开了被子,光脚冲到了门边。

    门框边的墙上,挂着一本被撕得只剩下薄薄一小沓的日历,上面,清清楚楚的显示着:1981年11月11日。

    冰冷的水泥地、剧痛的大腿,还有眼前这明明白白的日历,都是那么的真实。

    为了证实自己没有做梦,杨桃溪又窜回到自己的床铺前,翻出了自己的钥匙,然后走到柜子前打开了标有“11”的柜门。

    柜子里,整齐的叠放着几套衣服,最下面是备用的床单被套,全都洗得泛了白,不过很干净,细细一闻,还带着皂粉的清香和阳光的味道。

    一侧,还叠着几本她喜欢的书籍,上面放着几样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。

    这些东西,很不起眼,可在她过去的那些枯燥孤寂的日子里,都成了她心底的救赎,陪着她走过了无数个漫长而孤寂的夜。

    杨桃溪蹲在柜子前,一样一样的翻看着,越看,笑容越大,眼中的泪断线般的掉了出来。

    她不是做梦!

    这是不是说明,她可以更早的找到夏了?

    “铃铃铃~~”

    外面,响起了晚自习开始的铃声,一连串凌乱的脚步声远去。

    夜,慢慢的静了下来。

    三十年被圈养的枯燥日子,很磨练人的意志,杨桃溪听着那铃声,激动的情绪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,剩下的满满都是欢喜。

    她知道,夏那样的身份,任务时说的一定不是真名,不过没关系,他比她大不了几岁,她现在才16岁,她还有很多时间让自己变得更好。

    等她变成他希望的那样子,赚上钱,她就可以找到他,请他吃饭。

    那顿饭,是她的遗憾。

    现在,一切都来得及!

    八零学霸蜜恋攻略小说
    锤子文学网猜你喜欢